为什么设计感知比设计解决方案更重要?
曾经有一位顾问,问亨利·福特(福特公司创始人),为什么他每年要付5万美元给一个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把脚翘在办公桌上无所事事的人。
 
「因为几年前那个人想出了一个办法,帮我节省了200万美元。」他回答说,「当他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,他就翘着脚坐在办公桌前。」
 
如果我们把米其林星级餐厅的食物,换成普通路边餐馆的食物,或者反过来,你极有可能不会注意到有食物之间的差别。如果让从A地到B地之间的火车,提高速度以节省一个小时,那么投注在交通建设上的花费会高达60亿美元。可是如果火车上有了更爽的高速无线网络(之前是不支持的)和更舒服的服务之后,谁会真的舍得掏钱去为缩短1小时而买单呢?
 
作为设计师,我们常常会陷入这样的困境:必须一直寻找设计解决方案,必须改进产品,使它比竞争对手的产品更快、更好看、性能更佳和总体上更优秀。但是如果我们都在做这些事情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普通而平庸的产品呢?经过深思熟虑,我意识到,很大程度上产品好坏与你设计或建造的东西关系不大,与它是否是有史以来最棒的创造也关系不大,而与人们如何看待它关系更大。施加于产品上的观念,用户端的感知方式,是产品成功的关键组成部分之一。
 
自从英国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后,我再也没有享受过酒会了。我前几天才总结出来的原因是,当你去参加一个酒会,你就得站在那儿拿着一杯红酒不停地和别人说话,可你并不想一直说下去,这样真的很累。有时候,你只想静静的站在那里,独自思考。有时候你只想站在角落里,盯着窗外看。现在的问题是——如果你独自站在窗边凝视窗外又没有夹着一根烟,看起来就特别像一个反社会的、没有朋友的白痴或者变态。可如果你一个人站在窗边望着外面静静抽烟,你看起来就特别像个哲学家。—— Rory Sutherland
 
面对非理性的用户
 
身为人类,我们不仅健忘,而且非理性:
 
事物实际的功用和看起来的样子总不相同;
我们对于事物的想法,界定了它的功能和定位;
类比和对比让事物和参考对象越来越像;
施加于事物上的心理价值总是最有影响力的。
所以这让我想到,当我们重新设计一个产品或设计一个新的产品时,我们也必须考虑清楚,哪些因素会影响我们的终端用户看待我们的产品的方式。当然有的时候,改变感知方式并不能影响大局,必须的改变才能扭转局面。例如,一条50年没有变过的铁路确实是太过老旧了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需要的是真正的返修升级,改变观念则不会有任何作用。
 
我们每天对产品所做的增量式的改变让产品一点点变好。当有一天我们回头望的时候,会惊讶于这一路上自己取得的成就。但是有可能用户仍然不愿意使用我们的产品,或者不会给予我们应得的肯定。
 
这与人们如何看待我们的产品或服务息息相关。我们的大脑倾向于扭曲我们看到的事实,并脑补出新的
人们只是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思考事情,而不是客观地按照事物本身的规律和应有的样子来思考。
 
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联席董事长查理·芒格在他的著作《穷查理宝典》(一本必读书)中就写过一个有趣的故事。
 
心理否认
 
查理·芒格的一个朋友的儿子仍在军校上学,但已经是一个专业运动员了,他乘坐的航空母舰在北大西洋坠毁。他们的儿子死了,但他的妻子,孩子的母亲,一个非常理智的女人,从不愿相信她的儿子已经死了。同样地,如果你打开电视,你会发现那些罪犯的母亲都会认为她们的儿子是无辜的,这纯粹是心理上的否认。因为你无法承受痛苦的现实,所以你扭曲它,直到它变得可以忍受为止。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都会这样做,可这其实是一种集体的心理误判,这会导致严重的后果。
 
近年来很多「搀扶老人」所引发的纠纷和社会事件当中,也存在类似的心理否认行为。自己摔倒的老人,反而污蔑过来搀扶的年轻人推倒了他们,在很多已经实锤的事件当中,老人在心理上很难承认自己的身体已经衰老到了容易摔倒的程度,将「摔倒的责任」归咎于过来帮扶的他人会让自己内心更容易接受。当然,这样做的后果同样很严重。
 
但是,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问题答案,但它让我们得以窥见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,并改变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。所以这个想法让我想到,我们真正消费的是观念和感知方式,而不是解决方案。 来源:25学堂
COPYRIGHT@2013-2016  上海左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部分图片、文字等来源于网络。如有侵权,请及时通知我们,及时删除